m7237com太阳游乐城_太阳集团7237网站

廉政课堂

Integrity Classroom

[清风文苑]

重建官商交往之道

发布时间:2015-05-08

      人何为人?人是一个生命体,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。作为政治人物的官员,无疑要与社会各界人士打交道,并与他们产生相应的关系。腐败行为并非个体的独立行为,是各种人际关系相互作用的结果。从大量案例来看,官员的腐败大都通过各种关系而发生,其中官商之间、官员之间连锁腐败的频率最高,可以说不正当的官商关系是导致腐败的重要渠道。因此,构筑官商关系新生态是重构政治生态应有之义,毕竟良好的政治生态有利于促进官商关系正常化,不良的官商关系必然会侵蚀或破坏政治生态,两者交叉互补,相辅相成。
 
      勾肩搭背 隐含不可告人的交易
 
      官商关系介于政治生态与社会生态之间,由于两种生态系统不太健康,致使当下的官商关系颇为微妙,彼此之间皆有“勾肩搭背”的偏好。勾肩搭背一词,是习近平总书记于2013年3月在两会期间参加江苏代表团审议时提到的:现在的社会,诱惑太多,围绕权力的陷阱太多。面对纷繁的物质利益,要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,“官”“商”交往要有道,相敬如宾,而不要勾肩搭背、不分彼此,要划出公私分明的界限。公务人员和领导干部,要守住底线。
 
      勾肩搭背,是一种表示亲昵的肢体语言,用来描述不正常的官商关系极为生动形象。如果官员与商人勾肩搭背,则表明两者关系非常亲密,甚至暧昧。毛泽东说过:“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。”官商之间过度亲密,其中必定有猫腻。简而言之,就是涉及权钱交易。每曝光一件腐败案例,总会看到“拔出萝卜带出泥”。
 
      据媒体披露,官商成为勾肩搭背的朋友有五种类型。一为长期合作型,一些手握实权的高级官员,他们不会随便吸纳商人进入朋友圈,只有少数知根知底、交往与合作长久的商人,才能有资格与他们勾肩搭背。二为家属中介型,很多腐败案例中可见家属的身影,有些“谨慎”的官员并不直接参与权钱交易,而是由家人私下活动,或为官员与商人牵线搭桥,或直接参与企业经营牟利。三为结干亲型,一些商人为了攀附权贵,倚靠大树好乘凉,削尖脑袋与官员结为“亲戚”,以便双方亲近到勾肩搭背地步。四为同乡会型,“亲不亲故乡人”,“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”,基于“乡党”情结,身为同乡的官员与商人组成帮会,相互帮衬,共同谋利。五为私人定制型,主要是商人揣摩官员喜好,以便投其所好,彼此形成默契;官员如若喜好书画古玩,商人则想方设法猎取书画古玩满足其雅趣。
 
      上述五种类型官商朋友,无论哪一种,都具有功利色彩,其目的无不指向利益。商人之所以热衷于与官员结为朋友,无非是看中官员拥有掌控资源的权力,借权力出手相助,可以获得巨大利益;官员之所以乐意与商人牵手,也不外乎为了权力寻租,将商人变为自己的提款机,让权力变换出真金白银。正是基于共同目的(利益),使官商之间容易一拍即合,进而勾肩搭背,直至狼狈为奸。所以,在矿产资源、土地出让、房地产开发、工程建设、项目审批、政府采购、企业改制等诸多领域,时常会出现官商勾结的身影。
 
      毫无疑问,以权钱交易结成的朋友,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朋友。别看那些官商平时勾肩搭背,看上去关系很铁,其实经不起考验。如果那些官员失势或犯事了,那些商人朋友就会对他敬而远之,甚至检举揭发他,让他备感世态炎凉。如果商人犯事了,为了使自己将功赎罪,也会供出那些官员朋友。面对商人朋友落网,官员通常会刻意疏远避嫌,虽然有时会出手相救,但未必是为对方着想,更多的是自我保护,怕对方把自己抖搂出来。不过,非为道义结成的朋友,终究是靠不住的。
 
      义利之别 准确把握官商之定位
 
      官商勾肩搭背从事权钱交易,既有体制机制问题,也有伦理道德问题。构筑官商关系新生态,非常有必要厘清官商角色之定位,依此完善制度设计,从而使二者各就各位,各司其职,各得其所,不缺位、不错位、不越位。
 
      官员是治理国家的公职人员,主要从事政务活动,为社会公众服务。从政治伦理上讲,官员的职业操守、行为准则与价值取向,主要体现在公正方面。孔子云:“政者,正也。”唐太宗说过:“为政莫若至公。”古希腊思想家亚里士多德认为,公正原则是政治学的最高原则,政治就是追求人的最大的和最高的善,“政治上的善即是公正(正义)”,公正则体现为维护全体公民的共同利益。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立党为公,执政为民。所以,官员的角色意义就在于维护公平正义;离开了公平正义,官员就不成其为官员。
 
      商人或企业家是经营企业的管理人员,主要从事经济活动。亚当·斯密认为,实现个人利益是人们从事经济活动的出发点,他把从利己出发从事经济活动的人称为“经济人”。在《国富论》中他提出了经济学中最有名的观察结果:家庭和企业在市场上相互交易,他们仿佛被一只“看不见的手”所指引,从而产生合意的市场结果。所以,市场经济是实现资源优化配置的最好方式。在《道德情操论》中,亚当·斯密谈到了人的自爱与自私。在自私的动机下,可能出现不择手段攫取钱财的丑恶现象。为了实现社会稳定与和谐,避免公民之间相互伤害(这种伤害包括对人身、财产和自由的伤害),就需要正义的力量来进行调节。
 
      明确各自的角色定位,就必须界定官员该做什么不可做什么,商人该做什么不可做什么。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周孝正认为,“政商关系就是类似于裁判和球员的关系,双方要明确自己的职责,不能混为一体,应该有底线、有距离。”官员犹如足球场上的裁判,商人或企业家犹如球员,两者皆有明确的分工。球员必须按游戏规则踢球,凭技术战术赢得比赛;裁判不参与踢球,只需秉公执法,如有球员犯规,根据其情节严重,出示黄牌或红牌,以维护公平竞赛。裁判如果接受某一方贿赂,不依规则判决,随意吹黑哨,会使比赛失去公平,也会引起观众的鄙视与唾骂。
 
      现实生活中,不少官员竟然淡忘自身角色定位,与商人结为勾肩搭背的朋友,直接干预或参与经济活动,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,不讲规矩不守法纪,利用裁判权吹黑哨,让商人廉价利用国有或集体资源牟取暴利,自己也获得丰厚回报;有时甚至合伙做局,空手套白狼,攫取不义之财。比如某商人通过某官员廉价获得城郊土地搞房地产开发,虽然两人都发了大财,但绝对是不义之财,因为它来路不正,没有经过公开公平的交易而廉价获得土地,必然侵害城郊居民的利益,同时商人的行贿费用也会羊毛出在羊身上,最终是购买住房的消费者埋单。
 
      现代政治学认为,官员的权力为人民所赋予,理应为社会公众服务,故可谓“公仆”。如果官员热衷于与某些商人牵手,合伙谋取私利,那么他将由“公仆”异化为某些商人的“私仆”;从侵害公共利益角度看,他已然异化为“公贼”。官商进行权钱交易,不仅仅是侵害公共利益,而且严重侵蚀公平正义,毒化社会风气,败坏政治生态与社会生态,贬损执政党和政府的形象与公信力。
 
      君子之交 重塑官商关系新生态
 
      商人(企业家)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,官员则是社会发展的管理者与引领者,官商之间建立良好的生态关系,有利于推动经济社会健康有序地发展。重塑官商关系新生态,其目的意义就是要达到习总书记所要求的,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,交往有道,相敬如宾。
 
      所谓君子,就是古代儒家所崇尚的理想人格的化身,具有正直、坚毅、自强自尊、重义轻利等美德。人性毕竟是复杂的,现实生活中的官员未必都是君子,尤其是在巨大利益的诱惑下,他们很可能见利忘义,陷入权钱交易难以自拔。所以,有必要对官员加强思想教育与廉政教育,提高他们的思想境界与道德操守,使之成为君子,或接近君子。然而,思想教育只是软约束,更为管用的还是制度建设。从依法治国与从严治党上讲,哪怕官员或商人并非君子,也要像君子那样交往,相敬如宾,清淡如水,不得搞幕后交易。
 
      要使官商之间能保持君子之交,关键在于如何配置与约束官员的权力。权力的配置首先是确定权力的界限,该管的要管好,不该管的绝不能大包大揽。为防止权力行使者滥用权力干预微观经济,除发挥市场体制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外,还需要通过立法来规范权力的职能、范围、责任、运行流程,任何人不得越权。权力的约束,主要是公开权力运行程序,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,全方位进行监督。要形成全方位、立体化的监督体系,切实推行党内监督、民主监督、法律监督和舆论监督,最大限度减少体制障碍和制度漏洞。要加强对官员经常性的管理监督,确保权力始终健康有序运行,让官员始终保持如履薄冰、如临深渊的警觉,做到有权不任性、位高不擅权、权重不谋私。
 
      通过完善权力配置及其运行机制与监督机制,修复操作系统的漏洞,从而形成良好的政治生态。在清明的政治生态中,官员当好裁判员角色,恪尽职守,正确行使权力,就不想、也不能与商人勾肩搭背。实际上,包括商人在内的社会公众都需要良好的政治生态。商人并非天生喜好仰人鼻息,看官员脸色行事;只是因为政治生态不好,可以浑水摸鱼,他们才热衷于与官员套近乎。
 
      当然,即便把权力关进了制度的笼子里,也难免出现官商勾结。为了防止个别官员、商人的行为变异,确保官商生态持续健康良好,必须时刻启用防火墙,及时进行杀毒。对于任何人来说,法纪都是带电的高压线,谁触犯了,谁就要受到惩罚。官员违法乱纪搞权钱交易,不管是“老虎”还是“苍蝇”,都必须严肃查处;商人贿赂官员,以不正当手段谋利,同样要依法惩办,绝不姑息养奸。唯有如此,才能树立法纪的权威,使官员与商人敬畏法纪遵守规矩,自觉维持良好的官商生态关系。
 
      习总书记指出:“自然生态要山清水秀,政治生态也要山清水秀。”政治生态一旦达到山清水秀了,官商关系生态也会山清水秀。官员与商人各就各位,各司其职。官员忠于职守,廉洁奉公,商人就不必挖空心思向官员“公关”,而把心思用于打理企业,通过加强管理与技术进步提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,凭实力参与公平竞争而获取利润。两者之间没有利益瓜葛,自然能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,相敬如宾。(陈良)
 
(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