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7237com太阳游乐城_太阳集团7237网站

产业城市资讯

Industry & Urban Info

[澎湃新闻网]

陈德铭谈苏州工业园区模式:核心问题是人才

发布时间:2016-06-10

      6月7日晚,全国政协常委、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陈德铭应邀在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,做了题为《全球经济规则重构与“一带一路”倡议》的专题讲座。
 
 
(全国政协常委、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陈德铭。)
 
      讲演持续一个半小时,外加一个小时互动。在活动超时结束后,依然有观众不依不饶地跟着他,希望能够进一步交流。
 
      陈德铭在讲座开篇即谈到,今年6月到9月是观察世界经济未来走向的重要节点,也是重要风向标的观察期。
 
     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、即将在杭州举行的G20峰会、英国是否会脱欧、美国六七月份会不会加息、国际海牙法庭所谓的判决,以及中国自己面临的经济下行风险、“三去一降一补”成效等,都是这个观察期内的重要信息。
 
      他从刚刚召开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圆桌会议谈起,从多边贸易体制的困境、区域经济合作的兴起两个视角介绍了全球经济规则重构的背景,阐释了金融、服务贸易、政府采购、知识产权等热点领域的规则重构,并对中国发出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背景、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“五通”结构、核心理念和重点领域进行了讲解。
 
      现年67岁的陈德铭任职经历十分丰富。
 
      1997年至2002年,陈德铭在苏州任职期间,正是苏州经济异军突起之际。
 
      在中国与新加坡合作项目苏州工业园区碰到矛盾和问题时,他曾参与历时一年多的谈判与磋商。中新双方最终在1999年6月达成并正式签署谅解备忘录,苏州工业园区也从此走上快速发展的道路。
 
      从2000年6月起,陈德铭的职务经历了苏州市长,苏州市委书记,江苏省委常委、苏州市委书记等变动,但其始终兼任苏州工业园区工委书记,直至调离江苏。
 
      2002年5月,陈德铭调任陕西省委常委、副省长,之后出任代省长、省长。4年后,陈德铭出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、党组副书记(正部长级),仅一年半时间后,他又调任商务部部长、党组书记。
 
      2013年3月,时年64岁的陈德铭卸任商务部部长一职,当选全国政协常委。次月,他经海协会第三届理事会第一次会议推举为海协会会长。
 
      因为陈德铭的丰富任职履历,讲座现场观众的提问也显得“五花八门”:从TPP(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)、PPP(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)、中国企业走出去,到国有企业改革、钢铁去产能、苏州工业园区经验复制、两岸关系……
 
      面对提问,陈德铭“来者不拒”。
 
 
(苏州工业园区俯瞰图。 红网 图)
 
      谈TPP:不要把世界的关系看成就是两个国家的博弈
 
      有观众提问,由美国主导的TPP是否是针对中国,是否在架空APEC?
 
      陈德铭说,我不认为TPP完全是美国针对中国的,我们不要把世界的关系看成就是两个
 
      国家的博弈,我们之间有很多合作和管控的。
 
      作为当时的参与者,陈德铭回忆,美国方面曾向其他国家表示,中国参加要等他们谈好了以后,因为“中国现在很强大,是躲在蚂蚁背后的大象”。
 
      陈德铭认为,TPP并不完全是针对中国,因为TPP里面的12个成员,有8到9个跟中国有FTA(自由贸易协定)了。“所以国内各种舆论评价TPP对我们(负面)影响的时候,我觉得评价过于严重。”
 
      谈苏州工业园区模式:核心的问题是人才
 
      有观众提问,苏州工业园区的模式能不能在中西部推广?
 
      陈德铭笑着说,“苏州工业园我是很有感情啦,因为我曾在那做了(工委书记)。”
 
      陈德铭认为,苏州工业园区的成功跟它挨着上海,以及苏州的地域、经济、人文有关系。“它的经验可以复制,我们也正在复制。”其中,“核心的问题是人才。”
 
      他认为,中西部很多地方基础设施已经非常好,但是怎样用一种世界的眼光、从全球角度去看去思考问题,却是很重要的。
 
      他回忆,当年新加坡和中国的合作中有非常重要的一点,就是苏州所有乡一级以上干部,江苏省各部门、中央各部门有关该项目的干部,全部到新加坡去培训。培训的机票费由苏州出,在新加坡的费用是新加坡出。
 
      “他们讲的课,一个讲如何亲商招商,比如说他们在世界各地招商的代表是有任务的,一年要敲100个跨国公司的门,要做到有十分之一也就是10个公司到新加坡去考察,最后成功1个。第二,他要讲城市的建筑规划理念、生态环境,还有讲到他们的养老金制度等。”
 
      “新的人才要有国际的视野。”陈德铭说,“当年我们在苏州的时候,经常到广东去,看到他们的服装、鞋帽、家具发展很快,我想我们不能再发展这个,就以电子和机械为主,那么现在那些(中西部)地方是不是也要根据当地的能力、资源、现有条件来发展,不要完全用雷同的产业政策去照顾。”
 
 
(2014年2月23日,在河北省化解钢铁过剩产能第二次“周日行动”中对张家口市冀钢钢铁有限公司450立方米高炉进行拆除。 东方IC 资料图)
 
      谈钢铁去产能:不是简单去产能,要让高端钢铁产业提升
 
      有观众谈及美国正在对中国钢铁实施的“337调查”,担忧指控是否会引起欧洲的连锁反应,是否会对中国去产能的任务产生影响。
 
      5月26日,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宣布对宝钢、首钢、武钢等中国钢铁企业及其美国分公司共计40家企业发起“337调查”,针对上述企业在美销售的碳钢和合金钢产品。
 
      所谓337调查,是指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根据美国《1930年关税法》第337条款针对进口产品的不公平竞争,尤其是对侵犯知识产权等行为发起的调查。 
 
      陈德铭回应,钢铁的问题是两重的。
 
      “中国的钢铁出口到美国只占美国进口的6.7%,所有亚洲国家对美国出口的钢铁只占到美国进口的30%,同时中国自己的钢铁产量主要是粗钢产量比较大,中国一年至少还要进口两千七百多万吨的钢铁。”
 
      列举完这些数据,陈德铭说,因为成本高、生产技术不稳定的问题,我们还不能生产高端钢材,这可能是东北、河北这些省份将来需要攻关的。
 
      他还谈到,“应该以市场化去产能伴以政府的支持引导;不应该以一个国家的产能,而应该以全球的产能和结构性的特点来分析哪些要去、哪些不去。对于未来我们要去产能的地方的职工安排、银行坏账等,都要有一个充分的估计。”
 
      陈德铭说,未来钢铁去产能的压力是比较大的,但是我们应该注意到,中国人均耗钢量只有美国和日本的几分之一,在我们去产能的同时,美国、日本,特别是日本的新日铁正在世界收购钢铁厂。
 
      “所以我想我们去产能的同时,也要注意让我们钢铁企业的一些大户们能走出去,让我们的高端的钢铁产业能上去,不是简单去产能。起码还有两千七百万吨的进口钢材能够逐步地自己替代的问题。”
 
      谈数据公开:中国公权部门的公共信息还不够公开
 
      有观众谈到,自己正在开展的研究,因为海关的一些数据不公开而无法进行。
 
      陈德铭说,我很同情你的问题,我在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管理学院做访问学者的时候,也感觉到了中国公权部门的公共信息还不够公开。
 
      “首先,中国政府自己的网络没有合起来,税务部门、海关部门、外管部门、工商部门的数据,最近一两年李克强总理花了大力气整合,包括内部的条码、编码、设定等。”
 
      陈德铭说,他相信随着中国进一步改革开放,公共数据会越来越开放,“这是个趋势,但是我不能给时间表。”
 
记者 卢梦君 实习生 张巧雨
《澎湃新闻网》2016年6月10日